涂钦

少年

无七:

替他的男朋友祝可爱的他生日快乐





交往设定


办公室恋情阶段


BE小能手的甜文初试验





*BGM ——『Airwave』- Adib Sin




" If the trees fade to grey, take my hand and spirits we'll become. "




“是樱花日啊…”餐厅的前台在电话那边说道。


“嗯?”小野寺将听筒换到左手,右手拿起桌上一叠刚刚送来的分镜稿。


“是客人您的预订日期——3月27日,是樱花日啊~”


“这样啊…”在前台小姐那没有被电波信号损耗掉的、充溢甜腻少女气息的声音里,小野寺忽然记起,自己的生日还有这样特殊的寓意,只是截稿日和莫名其妙的酒会预订根本让他无暇顾及这些高中女生才会在意的特殊日期。“公司里要开赏樱酒会,所以特意挑了这天。如果有变动的话我会再联系您,谢谢。”


小野寺放下电话,心想终于完成了这个恼人的额外“工作”。公司的顶头上司每年都拘泥于这种没来由的聚会,还偏偏要安排在截稿日后,美其名曰——放松心情,减轻压力。“放飞自我”的过程就是想尽办法让更多人认识自己(其实就是联谊),“团结同僚”的最终结果就是所有人都喝到昏天暗地,只是苦了埋在一堆原稿里还要帮忙预订餐厅座位的自己。小野寺揉了揉眼睛,然而通宵过后的疲惫并没有减轻。他抬起头环视周围和自己一样仿佛失了魂的同事,趁大家不注意缩在办公椅里,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闭眼开始小憩。




“是樱花日啊…”身旁的少年拈起落在习题册上的樱花花瓣,低声说道。


“什么?”织田抬起头,却将目光定格在嵯峨的衣领上,不敢和他对视。


“你的生日。”嵯峨政宗转了一下笔,在稿纸上写出一个运算公式。“那天我听到你和你的同学在讨论生日…可惜三月已经过去了。”


诶诶诶?!!!嵯峨前辈居然记住了自己的生日?!织田律死机五秒钟。


“答案我算出来了。”嵯峨用铅笔戳了戳织田的脸颊,希望让这个脸红到快把自己烧坏的男孩子恢复正常。“这是一个抽象函数,你可以赋值带入题里的公式,先算出一些特殊值…”


果然,没在听,应该在手里握着的铅笔早掉到桌子上了。


嵯峨拿起铅笔,重新塞到织田的手里,顺便在稿纸上画了个织田的鬼脸,“不是你叫我给你讲题的吗?认真听讲啊。”


但我根本没办法听进去题啊,织田律腹诽着。他听着听着,眼睛就会转到除了习题册以外的地方去,上一秒盯着嵯峨正在笔算的右手手腕,下一秒再看看他整齐挽着的衬衫袖口,然后再假装不经意地瞥过侧脸,接下来开始在心里疯狂夸前辈的侧颜。结果就是被响亮亮地弹了额头,并将这一个下午献给光荣的数学事业…




额头上冰凉的触感让小野寺醒来,高野将冰咖啡放到桌上,顺便拢了拢散落的原稿。小野寺看了看表,发现才只睡了十分钟,但他感觉自己在梦里做了好似一个世纪的数学题,仿佛仍有函数公式和图象在眼前摇晃。


他已经很久没梦到过去的事了,虽然十年前的现实就是——嵯峨政宗十次有八次在辅导他徘徊在及格线左右的数学,而“数学王子”本人每个学期末都会出现在公告栏上张贴的数学单科排名里。每到张贴成绩单的时候,他就会跑到高中校区,在人群中踮起脚来,寻找某个名字。


他又想起行驶在香川山道上的车里,驾驶位上的高野告诉他最喜欢的科目是数学,因为无论方法如何,正确答案总是肯定的,但小野寺最后也没有将数学题算得很明白。只是后来他却明白了对错分明的事物的好处,明白了一步步做出正确答案,比捋清自己的感情,要简单得多。可他高中时还是迷迷糊糊地不听题,最后得到发红的额头,和身旁少年仿佛于心不忍后、在同一处印下的一个吻,轻得像窗外飘进的樱花花瓣。




“还剩下一之濑老师的原稿没交,不出意外大概明天就可以全部送印了。”高野将咖啡递给小野寺,“虽然如此,我们的小少爷也不能光明正大地偷懒啊。”毒舌总编即使通宵两晚,也还有精力调侃无力炸毛的恋人,并将整理好的原稿塞回小野寺手里,装作无视他皱起的眉头,在回到座位前指了指桌上的手机,示意小野寺看短信。


(因为工作的缘故,两个人反复考虑后,还是决定先不公开两人的关系。)


小野寺拿起手机,果然待机界面有一条来自高野的短信提醒。


“后天是你的生日,那天我会尽快提前结束会议的。虽然晚上还要去参加什么酒会,但我会想办法带你逃走的。”


在说什么傻话啊,小野寺想,就好像是在婚礼之前突然私奔的两个人一样。他虽然不担心高野会做出什么出格到暴露关系的事,但他一定会引起公司同事的一阵骚动,然后一脸得逞般地全身而退,留下早就八卦他们两人的腐女们意味深长的凝视,彗星撞地球都阻止不了她们热情的追问。


所以——


在酒会当天,也是自己的生日当天,面对开始在高野面前摆杯子的同事,小野寺发自内心地觉得,他们今天可能真的喝高了。不然,他们就是一群疯子。




入稿工作顺利完成,酒会也理所当然地准点开始。高野处理了几个会议后稍晚一些到场,进门就被罚了三杯。他把大衣挂好坐在小野寺对面,准备应付一下就带人跑路。原本围在小野寺周围的女同事,一齐端着酒杯向高野发起攻势,死心不改地询问“工作狂”高野政宗的感情生活和心路历程。一旁的小野寺小口抿着杯里的啤酒,不去看高野那应酬别人的商业笑容。


“小野寺君和高野总编关系很好吧,高野总编不肯说我们就去问他啦~”一个女孩转头对小野寺说。


高野冲小野寺眨了眨眼,一副抓住机会势在必得的样子,“正因为我们关系很好,所以我现在要带小野寺先离开去讨论接下来的工作安排了。虽然很抱歉让大家扫兴了,但这份企划非常重要,下次再陪大家吧,祝大家玩得尽兴。”小野寺发誓这是他听过的高野的最快语速,然后高野迅速起身准备去拿两个人的外衣。整个餐厅瞬间安静,紧接着他们亲爱的董事长叫来服务员要了几大杯生啤,其他人就像你看到的那样,心领神会后摆上了一排酒杯,准备让高野喝到分不清东南西北。


“今天我来买单,高野你既然想早退,就把这些酒喝完吧。”井坂董事长眯起双眼,“毕竟不能让你把小野寺君也带走呢~”


“下面我宣布,丸川出版社第一届拼酒大会现在开始!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一号种子选手高野政宗,他到底能否挑战成功,喝完面前的二十杯酒,”临时充当“主持人”的木佐左手拿杯充当麦克风,右手指向小野寺,“然后抱得美人归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剩下的人分成两伙开始下注,赌注五花八门,从一罐咖啡到下半生的幸福。高野趁乱比了个“ok”的手势,向小野寺示意二十杯在自己的酒量之内,就是等下要多拜访几回洗手间。


最后绿宝石编辑部的高野政宗总编辑长,以极其潇洒的姿态喝完杯中所有的酒,拒绝了小野寺的搀扶,引来一众同事的列队目送和蓝宝石编辑部全体成员的会心一笑。


“小野寺君,高野就拜托你了。”井坂轻拍小野寺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这都是因为爱啊,小野寺君,高野先生就拜托你了。”


这真的不是嫁女儿吗,小野寺想。


“实在是非常抱歉,那我们就先告辞了。”他拉着高野鞠了一躬,把高野推出了包间。




“高野先生,你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井坂知道我的酒量,要是他今晚有心不让我走,那我今天可能用爬的都出不了这个门了。”


“那你先走个直线吧。”


于是高野听话地试着走了直线,最后在十米开外一头撞向玻璃门,抱头蹲在了地上。


“这就是你逞强耍帅的结果。”小野寺不去管高野,径直向前,却被高野拉住了衣角。


“这可不能怪我,不知道哪个混蛋在啤酒里兑威士忌了。你下次要订一家不允许自带酒水的餐厅。”虽然耍帅失败,依然还是可以耍无赖。


“你!”小野寺决定彻底无视高野,准备叫计程车回家。


高野起身,走出餐厅,几步追上小野寺。三月的晚风仍然拂面生凉,让他悄悄清醒了一些。


“这里离公寓不远,走回去吧,就当陪我醒醒酒,我也想顺路去车站旁的神社看看。”


神社?


是那个藏在一片樱树林里的神社啊。


“…嗯,好。”小野寺与高野并肩,向车站走去。




两个人总是和樱树联系在一起。


学生时代白色窗帘拂开的樱花花瓣,伦敦校园里难得的一树花开,无人问津的神社道路两旁洒下的粉雨,总会让小野寺有种可以相信永远的错觉。他穿行在铺满花瓣的石子路上,身后的高野撒娇般地拉着他的衣角。他忽然发现自己从未走在高野的身前过,一直以来,都是跟在这个人的身后,要专心于他的脚步,才不会被他落在身后。所以当现在角色转换,他反而有种安心感,大约是在淡甜的花香中还可以隐约闻见微醺酒气的缘故吧。骨子里还是少年的男人,好奇地玩着他大衣袖口处的纽扣,同时帮他拂走落在肩头的花瓣。


清冷的风裹挟着白色花瓣,弹奏着褐色树枝,在朦胧的夜曲中,身后传来那“少年”的声音。


“小野寺。”


“嗯,怎么了?”小野寺没有回头,他在等接下来的话。


“小野寺律,生日快乐。”


“嗯。”他想今年会收到什么样的礼物。


“又长了一岁的你,还请多多关照我这个上司啊。”


“才不要。”


“小野寺…”


“怎么了啊?”


“我喜欢你。”


一瞬间,簌簌而下的花瓣化作延时摄影中流星的轨迹,眼前的世界仿佛即将倾塌了,只余下纷纷扬扬的白色,悉数在他眼角融化掉,化作模糊了视线的眼泪。他停下脚步,回握住高野的手。


“等一下,现在还不要回头,请听我说完。”高野的声音里有难得的紧张,“不然看到你感动到哭鼻子我会紧张得说不下去。”


“谁会因为这种事情哭鼻子啊。”小野寺低声嘟囔,掩盖自己的哭腔。他尽管听到那个人无数次用熟悉的声音说着那句熟悉的话,却总是每次都充溢着陌生的羞涩和喜悦。


然后,高野清了清有些沙哑的喉咙,开口说——


“律,我喜欢你。”


“我喜欢的是全部的你。无论是认真工作的你,努力为别人着想的你,还是假期清早头发睡翘的你,在厨房里面对菜谱手足无措的你。”


“我知道一个人的喜欢是很脆弱的感情,我也知道过去的空白已经无法弥补,未来还会有很多的阻碍,但我一直都会在这里,所以我希望以后的日子,你也愿意和我一起走下去。”


告白的时候那样多,听起来总是游刃有余,高野却还是汗湿了掌心,“现在可以转过来了。”


“礼物呢?”小野寺伸出另一只手,降低了饱和度和对比度的夜色中看不清他红红的眼圈。


看着眼前好似在万圣节讨要糖果和巧克力的恋人,高野一阵惊慌失措,像面对初恋的初中男生,虽然这就是他某种意义上的初恋——第一次如此投入、喜欢到可以忘记所有不快与未知的恋爱。他急忙从肩上拿下背包,翻找出一个没有任何装饰的正方形小盒子,将它轻轻放在小野寺的手心。


小野寺知道里面是什么。


他无数次设想过这一天会怎样发生,然而他依旧“胆战心惊”。他知道那是多么厚重的一份责任,契约双方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他们要忍受彼此的坏习惯、工作死线时的低气压;他们要面对他人的标准、自己内心的胆怯;他们要积累新的生活中所有的好事,共同期许可能会迟到的惊喜。


他们可以一起越过最无望和侘寂的夜,分享地平线下散射出的那抹光。


高野打开盒子,拿出其中一枚指环,戴在小野寺左手的无名指上,尺寸正好。


“有一天会把我们两人的名字刻在上面的。”他说。


所以现在他们仍需等待,仍要在这蜿蜒的道路上行走。


两个人,牵着手,向前走。


小野寺拿出另外一枚指环,紧张得手抖到差点掉到地上。


“如果掉到地上了,那我们可能要找到天亮了。”高野轻笑着。


“烦死了给我闭嘴。”小野寺将指环戴在高野左手的无名指上,随后将他的手背翻过去,在手心上一笔一划地慢慢写一个词。


所有感情仅仅用“喜欢”来界定也许稍显单薄,他对他还有数十年如一的憧憬、放肆的相信、以恋人为资格的骄傲。他知道自己是如何的羞怯,他也知道高野连他的这份羞怯也一并爱着。所以他希望只有一点点也罢,能够将这份现在还无法准确言明的心绪传达出去。


高野能感受到指甲划过掌心时的微痒,努力分辨着小野寺不敢说出口的话。笨拙的有些可爱的他的恋人写完后盯着他的手心,他感觉到连手心都在默默地发烫。


他知道那是怎样一句话。


是“好き”。


他说“我喜欢你”。


小野寺律说他喜欢高野政宗。


高野将小野寺拥到怀里,混着威士忌的麦芽酒香渗进小野寺的耳后,“…我好像真的有点醉了,可能一会儿回去没有力气zuò了。”


“请你不要在外面说这样的话。”小野寺轻锤高野的后背。


“呐…可以吻你吗?”


“不可以。”


“呐呐,可以吻你吗?”高野拉长鼻音。


“…好吧。”小野寺闭上眼,一副大义凛然的就义模样。


然后,他感觉到高野冰凉的唇蝴蝶震翅般地掠过他的额头,继而他的心脏深处,刮起来自大洋对岸的风暴。


他以为他会得到一个冷冽又炽热的吻,而高野却拨开他额前的碎发,轻轻地、亲吻了他的额头,好似十年前那个十七岁的少年。


于是他的眼泪就那样落了下来。


太过胆小的他只能收紧手臂抱紧面前的这个人,将自己的啜泣悉数揉进他的胸膛里,感知他每一次的心跳下,隐藏的那份温柔与心意。




尚未知晓能去到何处的两个人,在树影的灰色下紧靠在一起。


北极星在仰角三十五度处发亮,极圈内的苔原在等待花开,夏季风接近东京湾沿岸,印度洋的冷海水即将上泛。


在这个春天的夜晚。








——end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这次是我第一次写小野寺视角,也是真正意义上第一篇甜文x


我认为高野身上一直保有一种“少年感”,这种少年感无法用语言准确表述,却体现在他的每一句话里、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里。是他对小野寺坏心眼的捉弄,是他有意无意地像大男孩一般的撒娇,是他每一次表白时的那一份认真与笃定。而小野寺无论十年前还是十年后,都被这种纤细的感觉所吸引,任自己心里所有的波涛,在不知不觉间,向他而流。小野寺虽然不会直接说出自己的心意,但他面对高野时的炸毛和小无奈正体现出了他自己的温柔。私以为小野寺其实是更会宠自己男朋友的x(毕竟高野桑在我眼里是个既会耍帅又会撒娇的情话小王子w)


两个人今后还会一直走下去,有喜悦的时候,也会有迷茫的时候,但相信前方,总会有惊喜等待。



评论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