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钦

小学还是初中,学火烧圆明园的课文,当时印象很深,可能是因为消失的方法太壮烈。看着课本上的图片就很想摸摸它剩下的部分。今天实现了愿望。人们的怀念之情终将越来越淡,但历史并不为了让现在怀念而存在,正是历史创造了当下。


评论